圆规ne男爵

我懂的。

…………嗯!
💍💍🔒🔒🔒🔒🔒🔒🔒🔒嗯嗯嗯【失语】
这个是微博看到的!我只是搬运工……

这里大勋问完用哪一种交流之后,山老师的表情变得极其微妙。

是一种有点懵(p2)然后有点生气但是不想表达出来,就想用笑盖过去结果笑不出来.jpg

总结一下就是这人干嘛呢咋这样呢突然问这话题,最后选择抛一个梗来掩饰一下。

然后花老师问完之后就怂了,他怂的时候都是这么笑的!!大家都懂。但是花老师求生欲强啊,懂怎么哄男朋友啊,然后就赶紧接梗。

山老师,挂相了,挂相了啊:)

https://fx.weico.net/share/43422369.html?weibo_id=4304282603507554


【鬼天】恋爱风暴反复无常

深夜唐突更新。






天生目少爷最近心情好的不得了。


天生目组的所有成员都感受到了这一点。少爷脸上亲切和善的笑容,温和的问候和几乎快飞起来的脚步让所有人的都松了一口气。虽然整天挂着几乎要开出花的笑容的少爷有些惊悚,但看样子确实是有极好的事让天生目圣司的心情如此愉悦。


“喂!!!丸桥啊!听我说!”那人的手一把搭在了丸桥的肩膀上。他的眼睛兴奋的发光,面部表情也有些扭曲。“那天我犯了个重大错误,我都已经准备好掉头了,结果你猜,你猜少爷怎么说?”他满脸的得意的挥舞着双手“少爷说我错的好!他早就看那个人不爽了不知道怎么搞他,因为我错了反而有空隙了!给我升职加了薪!!”


“不是吧。”当红偶像来濑桃【卸妆ver.】用吸管搅了搅面前的饮料,冰沙轻轻的漂浮在饮料表面。“就是啊,太奇怪了。”丸桥坐在叶月薰的对面,满面愁苦,他脸上的横肉一颤一颤的,和他的愁容截合起来有些滑稽。“叶月小姐有什么头绪吗?我这边是实在想不到啊。”


丸桥到现在还不知道叶月薰就是自已的过激推,把她单纯的当成少爷的朋友。叶月薰也一直在斟酌怎么告诉他,要是丸桥突发心脏病她也得盘算好该怎么跑路。


“那个啊,”叶月薰考虑了一下该怎么说明,最后挑了最简单的方式“鬼岛君去了戒指店,这事被天生目君的线人知道了。嗯嗯,然后你肯定知道吧,两人还是那种关系,就…”


“…???”


不我不知道啊怎么回事啊少爷怎么能嫁人啊但是对象是鬼岛哥我打不过他啊我们娘家人这么弱没问题吗泰造老爷怎么办啊以后天生目家不就没有接手人了吗不过少爷总算是谈恋爱了我还担心他那种性格没人要那他们以后的孩子怎么办啊房子怎么分啊…


过于大的冲击使丸桥脸上的肉冻在了空气中,成了削下即食的健康肉冻。



天生目少爷最近变得极其暴躁。


天生目组的所有成员都能感受到。一个个战战兢兢的根本不敢说话。前两天天生目圣司差点跟泰造老爷在屋里动起手来,最后事情在少爷开枪打碎了他爸最喜欢的一个花瓶并且挨了至少四拳中结束了。少爷走在走廊里根本没人敢搭话,接任务的时候会被少爷用看猪的眼神全身上下扫一遍。


跟他炫耀升职加薪的那位他再也没见过了,听说他上一个任务完成的挺不错,但还是被少爷叫去海边打渔了。


“少爷好像最近跟鬼岛哥联络的很少…每次都是说两三句都匆匆挂掉了。”丸桥的整张脸都皱在了一起,他最近没少吃苦头,少爷居然派他糊墙角。他根本就蹲不下去,肚子上的肉堆成一坨把他卡在那里。


他突然想到一个可能性,丸桥猛地一拍桌子“鬼岛哥不会出轨了吧?!”“噗。”叶月薰把嘴里的汽水全部喷了出来,她慌忙拿纸擦了擦。


“不可能,”叶月抖了抖她的衣领子“鬼岛君估计都不知道什么是劈腿。”她把手中的杂志抖了抖,“行啦,你就别管了。有句话不是说了嘛,恋爱中的人都是傻*。来来来,”她把写着“精致小图案”的杂志举到丸桥面前,“你觉得这里面哪个图案好?”



完蛋了。


少爷完蛋了。


天生目组的成员争先恐后的扑到泰造的办公室,现在的老爷比少爷靠谱多了。天生目圣司最近明显心不在焉的,平常的审问也都变成了随便随便,吃饭的时候将筷子掉在了桌子底下,附身捡起的时候居然磕到了头。甚至连组员汇报这次的行程也许会用到船的时候没有半点反应。


天生目泰造听着组员们的报告,难得的没有生气,叹息着让他们出去了。有人敲了敲他的门,天生目圣司推门进来的一瞬间,门边挤满了听八卦的组员们。


少爷出来的时候眼眶泛红,但是嘴角不可抑制的向上扬,他的手指不停的摸娑这一枚银亮亮的东西,丸桥看的真亮,上面用不成熟的笔触刻上了他和叶月挑选的小图案。


圣司忍不住笑意,笑开了,但是眼睛微眯的时候眼眶没有兜住,眼泪扑簌簌的掉了下来。


组员们全部吓坏了。


听说那个人的尸体在海边被打捞上来了,天生目组赔偿了十分丰厚的一笔抚恤金。


在叶月想着要不要去两人的婚礼的同时,丸桥在想要随多少份子钱了。


他像是窥见了什么不得了的秘密似的,瞳孔都在颤抖。


开了人生第一辆,新手上路请多指教。

真的是第一次!!!ooc请大家多包容!!

是鬼天,鬼天,鬼天,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有!!!mob少爷!!!

我跪求火黑本子!!!真的跪求,太想收了可是实在是错过了很多!!!有愿意出的太太请尽管私信或者评论!!?非常感谢!


把最近画的都存一下www
p2是少女革命!有参考/描图注意!

【鬼天】黑拳

*有一点点原创人物,不会妨碍剧情。

*大概会有ooc。

*关于拳击我是瞎扯的我根本就不懂拳击大家随便看看。





“空良,这场你不用上了。”天生目家的小少爷狠狠的按了手机的结束键,咬牙切齿的吐出这一句。

鬼岛空良发誓他听到了似乎预示着结束键彻底报废的卡蹦一声。


“嗯?”鬼岛疑惑的发出一声鼻音,意思是问天生目怎么回事。“这回的选手用了药了,妈/的早不用晚不用,偏偏你上场的时候,不对,就是挑你上场的时候才用…”天生目额头上的青筋暴起,平常温和的语调也变得急促且夹杂着些许愤怒。他心里的算盘啪啪的响,搞不好这回要把自己手头这点钱通通赔进去,估计不少看客会对他这产业表示极大的不满,甚至可能以后的交易都会出现问题。


天生目把下唇咬到泛白。谁都知道现在只是高一生的鬼岛有多抢手,从初中打黑拳开始地位就一路攀升,到现在只要有他出场,票子毕竟会炒到三倍以上。这么个宝贝疙瘩绝对不能伤着,毕竟也有天生目自己的一些私心混在里面。


明明一开始只是为了解决他的生活费用问题,谁知道会混到现在这样进退两难的地步。


他正准备打电话叫人通告拳击场,鬼岛这边悉悉索索的声音却引起了他的注意。鬼岛空良将他最喜欢的一副手套熟练的扣住,左右手交替掰了掰手指,发出咔咔的声音,顺带还扭了扭脖子。


“空良?这场你不用上了。”天生目的手僵住了,明眼人都知道他打算干什么。“啊,我还是上吧。”鬼岛活动了下肩膀“要是我这场不上的话你那边也挺难办的吧。”“我这边没关系,调整一下就好,父亲不会说什么的。”天生目快步走到鬼岛面前,“而且我说实在的,你也没见过那些磕了药的人有多疯,无论空良你怎么厉害都打不过那些疯狗的。而且你是我,”他顿了顿,换了个妥帖的说法:“是我们这里最大的摇钱树,所以…”他话还没说完,就被外面观众的欢呼声吞没了。


鬼岛无言,指了指外面。


离他太近了,甚至能够看到鬼岛空良墨绿色手套上的血渍。一片一片暗红色连在一起,凝在上面。天生目极度不满的用余光看向拳击场,嘁了一声,唾道:“妈/的,这群蠢/狗在干什么,磨磨唧唧的。”声音很小却被鬼岛空良通通收进耳内。


“无所谓。”他开了口,从天生目身边绕了过去,径直走向拳击场。“鬼岛空良!”天生目还想说什么,鬼岛抬手阻止了他。“啊,我知道。”鬼岛用非常普通的语气回答他,“活下来就行了吧。”他的身影隐在猛烈而又热情的白色灯光中。“…可恶!这个白痴!”天生目恶狠狠的吼道,然后转身向楼上跑去。


鬼岛冷静的站在台子上,他的身后是观众们狂热的吼声,他们高声大喊着鬼岛空良的名字,让他把他的对手撕成碎片。他的身前是这次的对手,一个身材精壮但是有些矮小的男子。鬼岛空良一米八四,比那人高上一个半头还多上一点,他随意的靠在柱子上,打量着这个男人。


“谷夫将丸,38岁,普通职员,有两个女儿。”满脸横肉的手下站在房间里,哆哆嗦嗦的汇报着刚刚调查得来的情报。开玩笑,组长少爷都在这个房间里,尤其是少爷,用一副要把人剁碎喂老虎的气场盯着拳击场,能从这里活着出去他就要给神社里面多投几个硬币了。与少爷的气场全然不同,组长笑意盈盈的坐在皮革椅子上,望着站在落地玻璃窗的自家儿子。“继续说。”天生目圣司开口,手下打了个冷颤,好像整个房间温度都低八度似的。“是,女儿都在上初中,妻子离异,薪水年年拿的都一样,不过最近物价上涨,可能日常都不太够用…”“好了你可以滚了,去查查是谁给他提供的这种药。”天生目无意识的咬着大拇指指甲,为钱而投身地下拳击场的他也不是第一次见,不如说见的太多了。用药的也有,但是第一次上来就用药的还真是给他涨了见识。


天生目所在的是整个拳击场最好的观测点,不会被白炽灯晃了眼还可以把整场比赛一览无遗。一面大大的玻璃立在窗口,屏蔽住嘈杂的人声,解说的声音可以清晰的传到整个房间里,还有超大的屏幕转播,达到既可以透过玻璃看现场,也可以通过屏幕看细节的状态。一般是给贵宾享用的,但圣司一个电话就把这房间里的贵宾请到了别的房间,本来想自己一个人在这里看,什么事情也方便及时处理,没想到父亲也跟着坐了进来。天生目泰造拍了拍自己身边的座位,说道:“圣司,别站着了,来这边看大屏幕吧。”“闭嘴老头。”天生目圣司甚至没有转过身来看泰造一眼,他几乎整个身体都贴在玻璃上了,完全无视老爸黑的跟锅底一样的脸色。


面前的男人淌着口水,双眼甚至都对不上焦,嘴里不停的发出模模糊糊的声音,似乎在叫着什么但是只能发出呃呃的声音。这种样子,鬼岛心里想,与其说是下了药,不如说是伤了大脑的感觉。他不太想跟这种对手打,他讨厌跟不动脑子的人打架。


主持人用几乎算是嚎叫的嗓音把双方再次介绍了一遍,他极具煽动性的话语在鬼岛听来没有半点用处,无非就是将两人的经历用不同的语句复述一遍又一遍,但是却能将观众的热情推向又一波高潮。


机械哨声准时的响了起来,男人用夸张的幅度将身子挺直,随后向前弓身,似乎是受到了什么刺激,将目光集中到了鬼岛脸上一瞬间,随后又涣散开了。是正架。鬼岛一瞬间就判断出来。


鬼岛是双架选手,相比起单架的一边爆发局限性,双架更加灵活。这是鬼岛在接受正规训练后才摸索出来的把式,刚开始的时候只是一通乱打罢了。鬼岛把双拳护在身前,屏息凝神,在对手动的一瞬间,强烈的危机感向他袭来。他凭着直觉向后一撤,在呼啸而至的拳头面前选择了将手交叉防住头部。果不其然,在一击掩护刺拳之后,后直拳伴着凛冽的风声重重的击在了他的双臂之上。好快。这是鬼岛的第一反应。随后尖锐的刺痛从腹部袭来,是刚刚中的那个刺拳,因为只是掩护所以使用的力量不算很大,在腹部上留下一块浅红色的印记。


鬼岛一个踉跄,把两人的距离拉远。男人的涎水滴到了小臂上,完全想象不到这种大脑破损的人可以打出那种充满战术性的第一拳。鬼岛的视线紧紧的黏着男人,他的速度太快甚至稍微有些失控,不断的用刺拳来试图突破鬼岛的防御。鬼岛的大脑飞速的转动着,时机,一定要找到时机。


中场休息的哨声响起的时候,鬼岛给予了男人第一记直拳,狠狠的打到了男人的腹部,男人一瞬间甚至失去了呼吸,血液和唾液一起从嘴里喷涌而出。他软绵绵的滑到了地上,在鬼岛认为他无法继续的时候,他摇摇晃晃的从地上站了起来,因为剧痛而出来的眼泪和血液混在一起,把整张脸涂的乱七八糟的。鬼岛挨了他两记直拳和一记摆拳,要不是他身体够硬,现在倒在地上口吐白沫奄奄一息的就是他了。


天生目感到手指剧痛,他才回过神来。他的十个指头全部死死的按在了玻璃窗上,放下来的时候甚至发出了轻微的撕扯声。鼻子和嘴巴吐出来的白色雾气薄薄的一层覆盖在了玻璃上,很慢很慢的消失掉。他的腿也僵住了,他活动一下腿部就痛一下,接着天生目发现自己的背后已经全湿了。搞什么,他自嘲的想到,好像打拳的是我一样。泰造不知道什么时候出去了,天生目瘫到沙发上,通过屏幕看到孤身一人的鬼岛空良。


鬼岛把冰块往嘴里哗啦哗啦一倒,把水壶随意丢在了旁边。这是他自己要求的,他不希望有一群人围着他大呼小叫,在他旁边唠唠叨叨。他坐在角落里,思索着对策。中场很快就开始了,那人速度似乎比上一场又快了一些,鬼岛一个没注意,腹部狠狠的吃了一拳,然后大臂也硬挨了一下。鬼岛感到一阵干呕,回过神来已经躺在地上,倒计时聒噪的在他旁边响了起来。


天生目一拳砸到了玻璃上,他转身就想往台前跑,被父亲拦住了。“别着急嘛圣司,那孩子一定会没事的。”“等出了事就完蛋了啊混蛋老爸!”天生目怒吼着对上父亲的视线,心里一惊。父亲的目光温和但是坚定,天生目知道,一旦是这种表情他就不能违抗他父亲的命令。他回到窗边,看着鬼岛晃悠悠的从地上爬了起来。


鬼岛嘴边渗着血,他重新摆好架势。观众的呼声一波接着一波,突然,对面的男人爆发出了异常凄冽的悲鸣,有红色的血液从他的眼眶里股股流出。他忽略了裁判的呼声,直直的向鬼岛冲去,章法大乱的开始挥舞着拳头,鬼岛只能被迫防守。但是一瞬间,真的只有一瞬间,鬼岛发现男人的身前大敞,似乎是有个巨大的洞在胸前。他已经没有在防守了,鬼岛思索着。那人的下一拳已经近在咫尺,鬼岛用胳膊将他的胳膊挡开的一刹那,从底下直直娄上去,带着风声给了他一记漂亮的上钩拳。男人的拳头也打到了鬼岛的脸上,但是被抽掉了一些力量。鬼岛呸了一口嘴里的血,看着男人直直的向后倒去,然后再也没有起来。


裁判高高的拉起了鬼岛的手,宣布胜利者,观众们狂欢着将花花绿绿的票子撒满天空。鬼岛被拉着手,环视了一圈,最后看向了天生目所在的位置,冲他举起了另外一只手,然后双膝一软,也倒了下去。


天生目再也忍不下去了,他疯狂的按着电梯的向下按钮,然后掏出自己的手机飞速按下几个数字:“把你们所有的医护人员都给我调动,现在立刻,要是我下楼还没看见你们的人影我就把你们的脑袋通通当球踢。”他走进电梯,按了几次1楼的按钮,然后在缓缓下降的电梯里,看到医生抬着单架,朝鬼岛奔去。


天生目下了电梯就在门口等候,他不能进现场。黑拳有个不成文的规矩就是主办人不可偏袒任何一方。他把皮鞋踱的哒哒响,突然有人就跟他搭话:“呀,这不是天生目家的少爷吗。”语调油腻又恶心,天生目再熟悉不过了。相田家的少爷挂着社交性的笑容,冲他打招呼。“怎么样?”他凑近了说“我送观众的礼物,还满意吗?”他顿了顿,接着说“不过好像不小心把你们家的狗打伤了诶,真是,太不小心了,我。”刚好这时候鬼岛被抬了出来,天生目紧张的瞥了一眼鬼岛,转头低声警告相田:“要是他出了什么事,赌上天生目的名义,我也一定要杀了你。”


护士们正在帮鬼岛套上氧气面罩,天生目紧紧的扣住鬼岛的肩膀,他急的嘴唇都在颤抖,几乎吐不出完整的一句话:“空良,喂,空良,鬼岛空良!空良!能听到我的声音吗?”鬼岛没睁开眼睛,嘴巴动了动“………………别碰我…头晕…”随后又沉寂下去,没了动静。只剩下白色的雾气均匀出现在面罩上。护士们把鬼岛抬上救护车,轮子摩擦着车底发出令人不悦的摩擦声,但现在没人注意这个。天生目跟着一起上了救护车,将车门关上后,救护车扬长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