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房无车好青年

你咕哥哥有咕过你吗?

学了新的45画法,爽一下akr

摸鱼,都是摸鱼,没有一个细化的。p1有各种各样的参考><
有性转注意

【鬼天】跟风(极度ooc注意)

叶月薰让你来接她,你二话不说就去还拍了拍她的膝盖安慰她;你小姨妈让你帮忙收拾一下黑兔,你不仅把整个酒吧打扫的干干净净还洗了杯子;爱海酱就是说了一下要去献花,你不仅陪她跑了一天花店还带她到了墓园那边。而我呢?我只不过就是开了一下你的玩笑就被你来了一拳,鬼岛空良,你凭什么?!


【鬼天】亲友,到那边去。

*没什么逻辑的小短打

*大概是讲BE空良是怎么被救赎的。

*鬼天要素80%,我果然还是想写他们谈恋爱…(叹气)下一篇吧

*前半部分是BE鬼岛视角,后半部分是死印二人组视角。


“空良,到这边来。”


有什么人坐在阴影处,冲他招手。那人的身形瘦瘦高高的,面部模糊不清。电脑屏幕的微光打在他身上,映出一个灰蓝色的长方形亮光。


“…嗯”他暧昧不清的回答到。鬼岛空良的意识不太明朗,像是有人把他的大脑拿砂石狠狠的摩擦了一番,又像是起了毛边的玻璃,模模糊糊的扭曲起来。但是身体比思想率先动,他抬起腿,只迈了一步就到了吧台跟前。鬼岛空良有些惊异,他眨了眨眼睛,手碰到了他今天早上用过的杯子,他理所应当的拿起来喝了一口,但是里面只有空气的干苦。他有些尴尬的放下了杯子,却碰到了湿漉漉的木质吧台桌面。天生目圣司在那里撑着头,看着他。


他们俩都没有说话,天生目只是看了他一会儿,在键盘上飞速敲击了起来。黑兔的小橘灯悬在他头上,审讯一般灯光给天生目刻下了极深的阴影。天生目把电脑冲他一转,他被猛然间包裹住他的灰蓝色刺的生疼,尤其是左眼,剧痛几乎要将他整个眼球夺走。“失踪人口”几个字挂在屏幕上,轻微的颤抖着。


“我和叶月小姐都没有被找到。”天生目平静的吐出这一句,鬼岛空良居然也觉得这是十分稀松平常的事情。像是要迎合天生目的话一般,两人的照片和资料飞速的打到了屏幕上,但是普通乱码一般扭成一团。鬼岛试图将涣散的注意力全部击中在字体上,却依旧无法认出任何一句话来。


天生目突然抓住了他的右手臂。明明没有那么大的力气鬼岛却生生感到了刺痛,他把手抽了回来。天生目冲他抱歉一笑,把手放在了课桌上,像是不知道怎么该怎么开口似的手指紧紧绞在一起。


他们坐的位置是前后桌,风把整个窗帘都掀开来,外面是晴朗的好天气。天生目的脸通红通红的,耳朵尖都红了,他抬头看向鬼岛,然后叹了口气,“瞒不下去啊…”他颇为遗憾的咂咂嘴,“本来我打算在这件事情结束之后再说的,看来没那个机会了。”天生目的目光有些躲闪,他摸了摸脖后,然后带上他一贯轻浮的笑容。“鬼岛空良,你虽然是个运动笨蛋,但是比我更有力量,遇事更加冷静,有着异常正确的判断力…或许你比我更加适合当黑道吧,我曾经这么想过。”天生目深吸一口气,


“我一直深深憧憬着这样的你,然后现在发酵到了我无法抑制的地步了。像是从土地里狠狠的把尸体挖出来然后又殴打了几下一样,这种感情变质成了最糟糕的结果。”他的眉毛皱的紧紧的,“鬼岛空良,我好像,确确实实的,喜欢着你。”


一瞬间所有树木沿着窗户疯长,上面挂满了糖果和丝带。“什…么?”鬼岛说出了他第一个完整的词汇,然后他一把拉住天生目,腹部感到一阵刺痛。


天生目圣司坐在后座,手臂轻轻的环住鬼岛的腰,他根本不敢使劲,空良的腹部还缠满绷带,是今天对手的杰作。到家门口后,


他摸摸索索的从口袋里摸出一条银项链,执意要挂在空良的脖子上。“不需要,我干嘛要带这女人玩意。”鬼岛倚着他的摩托车,极度嫌弃的说道。“嘛,这是丸桥从什么神社求来的,说是有避邪平安的功效。他这人虽然笨的要死但是这方面意外的挺了解。”虽然嘴上这么说着,但是天生目也是一副极度嫌弃的表情。“而且这种劣质项链我怎么可能会带嘛,你就当个线绳带着就好,说不定像是这种致命伤就能帮你躲过去…”


鬼岛突然一把抓住了他的肩膀。


“…抱歉啊,天生目。”他低声说到,“我谁都没救的了。”


“没事,空良。”天生目安抚性的拍了拍他的肩膀。“本来这种事情就是我自愿掺和进来的,你不要有无谓的压力。你要是承担,还真是算多管闲事了。”


他从裤子里摸出来一把枪。朝黑兔大门走去。“父亲从小就教导我,像我们这种工作的最后一发子弹肯定是留给自己的。说出来好笑,是为了不收刑,不透露集团的情报而自杀的,救赎的子弹。”


“但是我已经用不到了,就给你吧,空良。”天生目推门而出,站在门外,给手枪上好膛之后瞄准了自己。“我也要跟你道歉。明明你的血液读取能力不会暴走的,那位人偶小姐是真心帮助你的。…………但是估计我的执念太深了,竟然把你拉到这个世界来了。”


“如果见面还是下辈子见才好。”天生目把枪抵到了自己的太阳穴上。


“什么…?”鬼岛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他想去阻止天生目,他怎么可以在自己面前再一次死亡。鬼岛迈出腿的一瞬间,剧痛紧绷了他的神经。


他向天生目跑去,却看见他突然笑了。天生目已极快的速度将枪从自己脑袋上移下来后对准了鬼岛的胸口。“亲友,到那边去。”他面带微笑的冲鬼岛说到,然后——


扣动了扳机。


================================


收集到的物品:


【手枪】从鬼岛空良家中翻出来的手枪。似乎是只有天生目家的少爷才能使用,天生目泰造先生教了我们如何使用。里面有五发子弹。


【子弹】四颗普通的子弹外加一颗特殊材质的子弹。似乎可以加速人的死亡,听传言说还有避邪功能。


【失踪报告】近期的失踪报告,天生目圣司和人气偶像叶月薰的名字都被印在了上面。


【圣司的日记】于天生目家发现的,天生目圣司的日记,从其中两本里发现了他对于鬼岛空良特殊的感情(似乎是初中时期)。


【断掉的银项链】于鬼岛空良家发现的,掉落在地上的项链。


【有关于超能力“血液读取”的报告】似乎不是会暴走的能力,但是如果使用者压力过大或者是与什么东西的因缘太深,也是有暴走的可能性的。


【辉夜游戏】一种特殊的游戏,参加者不是死亡就是精神状态十分不稳定。似乎也是吉走寺最近怪异增多的原因。

===============================

不想写了补个故事说明(=´口`=)

真下接到了泰造的委托,让帮忙调查失踪的儿子的事情,真下调查着调查着发现跟怪异有关于是找到了八敷;八敷知道了前因后果之后让罗泽密切的观察着鬼岛,在血液暴走的时候赶紧抑制但是因为少爷的执念没有成功;


八敷赶到的时候空良已经变成怪异了,于是像是以前一样两人配合,真下射击鬼岛来抑制他的行动(分别射击了左眼,右臂,腹部,右腿和心脏。)八敷用各种各样搜集到的东西来让鬼岛拾回理智。


最后在八敷真下和圣司的努力下,确确实实的救回了鬼岛。


【鬼天】车

简单粗暴的,以前发过一次被屏蔽了。

mob少爷注意。药物成分有注意,ooc,ooc,ooc

第一次不在场证明时小贾坐花老师腿上了,我还寻思着咋回事呢咋怀柔小铁兔还让别人坐在花身上了,然后反反复复看了好几遍,破案了。


p1是山老师的手放在花老师身上,准备让他坐下,我还专门看了一眼,美男是背对着花的,也就是只有山让花坐下。


p2-p3 小贾一看花老师坐下了立马就坐到了花身上,我这截图不明显但是山应该是全程面对着花的。


p4山老师也就顺水推舟说,对就让他(花)坐最下面,然后形成了p5的坐位。


。。。。。合着要是小贾不截胡山老师您就准备坐下了?:)


小贾啊,长点心吧,不然你就是下一个熊老师啊。。。

我想画黄图!!!!!!


…………嗯!
💍💍🔒🔒🔒🔒🔒🔒🔒🔒嗯嗯嗯【失语】
这个是微博看到的!我只是搬运工……

这里大勋问完用哪一种交流之后,山老师的表情变得极其微妙。

是一种有点懵(p2)然后有点生气但是不想表达出来,就想用笑盖过去结果笑不出来.jpg

总结一下就是这人干嘛呢咋这样呢突然问这话题,最后选择抛一个梗来掩饰一下。

然后花老师问完之后就怂了,他怂的时候都是这么笑的!!大家都懂。但是花老师求生欲强啊,懂怎么哄男朋友啊,然后就赶紧接梗。

山老师,挂相了,挂相了啊:)

【鬼天】恋爱风暴反复无常

深夜唐突更新。






天生目少爷最近心情好的不得了。


天生目组的所有成员都感受到了这一点。少爷脸上亲切和善的笑容,温和的问候和几乎快飞起来的脚步让所有人的都松了一口气。虽然整天挂着几乎要开出花的笑容的少爷有些惊悚,但看样子确实是有极好的事让天生目圣司的心情如此愉悦。


“喂!!!丸桥啊!听我说!”那人的手一把搭在了丸桥的肩膀上。他的眼睛兴奋的发光,面部表情也有些扭曲。“那天我犯了个重大错误,我都已经准备好掉头了,结果你猜,你猜少爷怎么说?”他满脸的得意的挥舞着双手“少爷说我错的好!他早就看那个人不爽了不知道怎么搞他,因为我错了反而有空隙了!给我升职加了薪!!”


“不是吧。”当红偶像来濑桃【卸妆ver.】用吸管搅了搅面前的饮料,冰沙轻轻的漂浮在饮料表面。“就是啊,太奇怪了。”丸桥坐在叶月薰的对面,满面愁苦,他脸上的横肉一颤一颤的,和他的愁容截合起来有些滑稽。“叶月小姐有什么头绪吗?我这边是实在想不到啊。”


丸桥到现在还不知道叶月薰就是自已的过激推,把她单纯的当成少爷的朋友。叶月薰也一直在斟酌怎么告诉他,要是丸桥突发心脏病她也得盘算好该怎么跑路。


“那个啊,”叶月薰考虑了一下该怎么说明,最后挑了最简单的方式“鬼岛君去了戒指店,这事被天生目君的线人知道了。嗯嗯,然后你肯定知道吧,两人还是那种关系,就…”


“…???”


不我不知道啊怎么回事啊少爷怎么能嫁人啊但是对象是鬼岛哥我打不过他啊我们娘家人这么弱没问题吗泰造老爷怎么办啊以后天生目家不就没有接手人了吗不过少爷总算是谈恋爱了我还担心他那种性格没人要那他们以后的孩子怎么办啊房子怎么分啊…


过于大的冲击使丸桥脸上的肉冻在了空气中,成了削下即食的健康肉冻。



天生目少爷最近变得极其暴躁。


天生目组的所有成员都能感受到。一个个战战兢兢的根本不敢说话。前两天天生目圣司差点跟泰造老爷在屋里动起手来,最后事情在少爷开枪打碎了他爸最喜欢的一个花瓶并且挨了至少四拳中结束了。少爷走在走廊里根本没人敢搭话,接任务的时候会被少爷用看猪的眼神全身上下扫一遍。


跟他炫耀升职加薪的那位他再也没见过了,听说他上一个任务完成的挺不错,但还是被少爷叫去海边打渔了。


“少爷好像最近跟鬼岛哥联络的很少…每次都是说两三句都匆匆挂掉了。”丸桥的整张脸都皱在了一起,他最近没少吃苦头,少爷居然派他糊墙角。他根本就蹲不下去,肚子上的肉堆成一坨把他卡在那里。


他突然想到一个可能性,丸桥猛地一拍桌子“鬼岛哥不会出轨了吧?!”“噗。”叶月薰把嘴里的汽水全部喷了出来,她慌忙拿纸擦了擦。


“不可能,”叶月抖了抖她的衣领子“鬼岛君估计都不知道什么是劈腿。”她把手中的杂志抖了抖,“行啦,你就别管了。有句话不是说了嘛,恋爱中的人都是傻*。来来来,”她把写着“精致小图案”的杂志举到丸桥面前,“你觉得这里面哪个图案好?”



完蛋了。


少爷完蛋了。


天生目组的成员争先恐后的扑到泰造的办公室,现在的老爷比少爷靠谱多了。天生目圣司最近明显心不在焉的,平常的审问也都变成了随便随便,吃饭的时候将筷子掉在了桌子底下,附身捡起的时候居然磕到了头。甚至连组员汇报这次的行程也许会用到船的时候没有半点反应。


天生目泰造听着组员们的报告,难得的没有生气,叹息着让他们出去了。有人敲了敲他的门,天生目圣司推门进来的一瞬间,门边挤满了听八卦的组员们。


少爷出来的时候眼眶泛红,但是嘴角不可抑制的向上扬,他的手指不停的摸娑这一枚银亮亮的东西,丸桥看的真亮,上面用不成熟的笔触刻上了他和叶月挑选的小图案。


圣司忍不住笑意,笑开了,但是眼睛微眯的时候眼眶没有兜住,眼泪扑簌簌的掉了下来。


组员们全部吓坏了。


听说那个人的尸体在海边被打捞上来了,天生目组赔偿了十分丰厚的一笔抚恤金。


在叶月想着要不要去两人的婚礼的同时,丸桥在想要随多少份子钱了。